為了慶祝實習結束,順利拿到直升機醫生證明,在藤川的建議下,其他實習同伴也答應好好大肆慶祝一番,於是晚上便前往瑪莉珍的店。

 而在這之中,最為高興的人便是藤川了,因為在實習剛開始的時候,他是所有的實習醫生裡頭,最不被看好的人,醫術也最差,可是今天的他,卻也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成為一個醫生!

 「乾杯!恭喜我們畢業!」酒過三巡,過於興奮的藤川,壓根忘了實習生之中,有一個人沒有畢業。

 可是白石沒有忘了這件事,於是有些緊張地轉過頭來看著坐在她身邊的女人。

 「妳看著我做什麼?」女人,也就是在場之中唯一延畢的緋山,沒好氣地對一臉擔憂的白石說。

 而白石見緋山和平常一樣的語氣,心裡想著緋山醫生,應該沒事吧?所以對緋山笑了笑,然後拿起酒杯喝酒,藉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緋山冷冷地掃了白石一眼,唇角卻不自覺地上揚。

 而向來少話的藍澤,卻破天荒的開了口說:「藤川,乾一杯!」

 「喔?好,沒問題!」完全不知自己剛剛說出差點要引起緋山暴動的人,此刻卻開心地跑往藍澤面前,和他乾杯喝酒。

 至於被冷落的另外倆人,緋山也一手支著下巴,對著坐在她身邊傻笑的白石說:「喂,白石醫生!」

 「嗯??」

 「恭喜妳又往傲慢醫生前進一大步!」緋山空著的一隻手,也高舉著酒杯,示意要和白石乾杯!

 聽著緋山的話,白石面露苦笑,但還是順著緋山的意,「謝謝妳─」緋山醫生。

 只是白石的話還未說完,緋山已經乾了這杯酒,然後又拿著酒瓶直接倒起下一杯酒。「恭喜妳成為直昇機醫生。」語畢,緋山又一次乾杯。

 當緋山想再倒酒的時候,白石的手卻握住緋山的手,眉頭也皺得緊緊地,她果然不該對緋山醫生放心!「妳─」

 連喝了幾杯酒的緋山,雙頰酡紅,但還是有幾分神智,「...惠,就這一晚,不要阻止我,好嗎?」

 白石不知道是因為緋山現在這副楚楚可憐的神情而心軟,還是因為被緋山那句脫口而出的“惠”給打動,讓她鬆開了手,默許緋山醫生繼續喝酒。

 「別喝太多。」僅管知道自己這句話沒有意義,但白石就是忍不住提醒。

 而藤川看到緋山喝酒,也湊上前去,於是不到一個鐘頭,就看到兩個酒鬼醉倒在沙發上。

 「沒想到妳會任由緋山喝醉。」向來冷淡的藍澤,不知何時坐到白石身旁空著的座位說:「再這樣下去,妳會寵壞她的。」

 白石沒有回過頭,只是目光緊鎖著已經喝醉酒,卻又不停猛灌無辜的藤川酒的人,臉上的笑容也比平常柔和許多,「沒關係,因為…我喜歡她!」

 聽言,藍澤沒有妄下評論,只是淡淡地說:「那麼藤川這傢伙就交給我負責,緋山醫生就拜託妳了。」

 「诶?!!」白石還沒反應過來,只見藍澤已經付完帳,然後一臉嫌惡地拎著藤川離開。

 而剩下的白石,只能苦笑地扶起酒醉的緋山醫生走出店門口。

 在等候計程車的同時,白石始終無法問出緋山家的住址,只好將緋山醫生帶回她家。

 下了計程車後,早已醉成一灘爛泥的緋山,更是毫無顧忌地將身體的重量,全數交付於身旁的友人身上。「…白石…白石…白石惠…」

 一手支撐著緋山的身體,另一手正賣力從包包裡找鑰匙的白石,只是漫不經心地回應緋山醫生。「嗯??」

 「嘿嘿~~白石,妳怎麼變成兩個頭了?」緋山噗嗤地笑著,臨近白石的手,還用手指頭戳著白石的臉頰。「來,小妞,笑一個!」

 「……………」汗,爆汗,白石絕對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會面臨到被緋山醫生調戲的一天!

 白石臉上的笑意不自覺地僵住,但手抱著緋山腰的力度卻加深幾分,就怕某隻醉貓滑了下去。

 緋山醫生可能覺得用手指戳白石的臉頰遊戲不好玩,於是又用手指扯著白石的唇角, 「…惠,怎麼都不理我呢?」

 白石沒有注意到緋山低落的語氣,一心在找鑰匙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便開心地開拿著鑰匙開門。「總算可以進去了!」

 將緋山連拖帶拉地送進自己的家門裡,才剛關上門,身體卻突然遭受到懷裡的人猛力一推,讓她的背部除了受到撞擊之外,也完全緊貼在門板上。「緋山醫生?」

 「…妳為什麼不理我?!」

 聽言,白石只是無奈地笑了笑,然後才說:「我沒有不理妳。」

 而本來就酒醉的緋山,在看到白石眸裡流轉的柔情,讓她不自覺地沉溺在其中。「…白石,妳喜歡我嗎?」

 「喜歡,即使美帆子的個性很彆扭,又常常口不對心,平常愛逞強裝兇,遇到自己的事就像膽小鬼一樣,我還是很喜歡喔!」白石笑著道。

 「吵死了!妳這個典型的傲慢醫生!」緋山惡狠狠地道,但她臉上彆扭的神情,卻沒有多大的嚇阻作用。

 「我喜歡妳,美帆子─」那麼妳呢?妳喜歡我嗎?

 白石後面的問話,來不及問出口,便被緋山的吻給堵住了。

 挾帶著酒氣的吻,卻顯露出青澀和不安,偏偏令向來理智的白石醫生,沉迷其中。白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喝醉了,還是因為緋山美帆子這個人而醉,只覺得由緋山主動的這個吻,挑起了她心裡一直隱藏的欲望。

 白石惠喜歡緋山美帆子,真的非常、非常地喜歡!所以才會在緋山發生火車事故的時候,徹夜守在她的病床前,當緋山不想動手術時,她才會不顧緋山的意願,一直希望她去接受手術。前陣子緋山的醫療過失,更是令她寢食難安,因為雖然她沒說,但其實她很害怕緋山因為這件醫療過失,從此斷送了緋山醫生的未來。就連之前的意向調查表,她之所以沒有按父親的意思,也沒有和藍澤一樣去更可以鍛鍊自己醫術的地方,選擇留在翔北的急救中心,全是因為緋山美帆子的緣故!

 因為她白石惠是如此地著迷愛戀著緋山美帆子,所以希望能爭取更多的時間,和她在一起。即使未來將分離,只要這一刻這一瞬間,美帆子在她身邊,對她來說,就是永恆的一刻!

 白石不知何時從被動成為主動,她和緋山醫生的衣服,早在進房之間,不知何時已散落在四處,她只知道她現在要緋山美帆子這個人!她要她,只屬於她白石惠一人,她要美帆子在她面前,盡情展露出屬於女人獨有的風韻,要緋山美帆子這朵含苞待放的嬌艷玫瑰,徹底在她身下綻放…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ate4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