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同是天涯淪落人

 

 冴島不顧白石的意願,直接拉著她到醫院外頭人煙較稀少的地方之後,才放開緊錮著白石醫生的手。

 「冴島護士,妳…把我帶到這裡做什麼?」白石看著面前一臉冰山樣的冴島,怯懦地問道。

 「………………」冴島不語,卻讓白石感覺到莫名的壓力。

 「如果…冴島護士沒事的話,那我先回去忙了─」

 白石話還沒講到一半,便被冴島直白的語氣堵住她接下來的話,「白石醫生,妳今天這麼反常,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聽言,白石臉上的笑意,也突然僵了起來,「個人隱私,恕不奉告。」

 「問題是妳的失常,已經影響到妳的工作,否則妳也不會被三井醫生趕回醫護站,而我也不會把妳負責的病歷表交給藤川醫生。」語氣頓了頓,冴島犀利的目光直盯著站在她面前的白石說:「今天早上,在更衣室裡頭,妳哭了吧?」

 白石的臉色白了又白,憶起今早還來不及告白便被宣判出局的戀情,心裡頓時一陣複雜,但表面上仍維持著略顯僵硬的笑容說:「冴島護士,妳看錯了吧?」

 冴島淡淡地掃視了白石一眼,接著緩緩地說:「我記得在我去更衣室之前,看到了緋山醫生,還是我回去問緋山醫生,看她知不知道白石醫生今天反常的原因好了!」說完, 冴島才踏出了一步路,便被白石攔下。

 「…冴島小姐,我認輸了,我承認我今天反常的原因和緋山醫生有關,但是…不關緋山醫生的事,純粹是我白石惠的個人問題,請妳不要去打擾她!」白石的眼眶泛著淚光,面露苦笑地說。她愛美帆子,而美帆子不愛她,充其量是她自己的問題,她不想因此再去困擾緋山醫生。

 而冴島看到這麼脆弱的白石出現在她眼前,心裡頭頓時產生悔意,她不該這麼咄咄逼人的!「白石醫生…我…對不起!」

 白石輕搖了搖頭,幽幽地說:「我知道冴島護士是為了我好,我不怪妳。」和冴島同事也有一段時間了,她明白冴島其實是個面冷心熱之人,所以在看出她今天的反常之後,才會將她手上的工作轉交給藤川醫生。

 「反正現在暫時也沒工作好忙了, 冴島護士介意陪我走走聊聊嗎?」白石隨意的問起,但眼角的餘光卻看到了冴島爽快地點頭,臉上的唇角此刻才微微上揚。

 或許是因為唯一知道她喜歡緋山醫生的藍澤醫生已經轉科,而她內心隱藏著這段不為人知的愛戀太久,今早又遭到了緋山醫生冷淡的回應,才會讓她有傾訴的想法。反正,她總覺得自己在冴島面前,無所遁形。

 而前一陣子冴島若不是將心思放在她已故男友身上,白石心想冴島一定也會像藍澤醫生一樣看穿她對緋山醫生的感情,所以趁此機會,老實交代也好。反正她現在的心情也糟糕透了,正想有一個朋友替她分憂解勞,而眼前的冴島護士,就是個口風嚴緊的絕佳人選!

 「冴島護士知道嗎?我喜歡緋山醫生,真的很喜歡很喜歡。」白石在散步的途中,找到了一排閒置的木椅,想也沒想便坐了下去。

 「現在知道了。」冴島說話的同時,也坐在白石身旁的空位。

 而冴島冷淡的反應,反而讓白石有些訝異!「冴島護士不覺得奇怪嗎?!」

 「有什麼好奇怪的?妳不是說妳喜歡緋山醫生嗎?」冴島轉過頭來,面對白石問道。「我有理解錯誤嗎?」

 「沒有!可是…我對緋山醫生的喜歡,不是指女生和女生的友情,是指我對她的感情,就像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一樣喔!」

 「我知道妳對緋山醫生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請妳不用重覆說明。」冴島的反應仍是淡淡的,反而讓大驚小怪的白石,感到了一絲難為情。

 「冴島護士不覺得奇怪嗎?明明都是女生,我卻對緋山醫生產生了那樣的情感,難怪我和緋山醫生之間連開始也沒有,就莫名其妙的結束了。」白石自嘲地說。

 「至少…白石醫生已經比我幸福多了,因為妳還看得到妳喜歡的人,可是…我已經看不到了…」似是感染到了白石憂傷的情緒,冴島也想起她和悟史之間的一些往事,也莫名感傷了起來。

 這一刻,倆個同是為情所傷之人,相互闡述著自己的心情,也讓彼此間的情誼,慢慢滋長…

 *   *   *   *   *
 
 而在白石醫生被強勢的冴島拉走之後,整個護理站裡頭卻充滿了低氣壓,幾乎所有的醫護人員,此刻都不敢接近緋山醫生三尺以內,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為狂躁的緋山醫生的出氣筒。

 誰都不曉得緋山醫生是為了什麼而生氣發怒,但在看到緋山醫生緊蹙著雙眉,然後握著原子筆的手,不自覺地用力戳著桌上那份病歷表,力道之大,早就將那張薄薄的病歷表戳出好幾個洞來,自己卻毫無所覺,更讓其他人感到害怕。

 本著趨吉避凶的本能,大家都知道此刻最好不要去惹緋山醫生,於是幾乎所有人又將緋山醫生要負責的工作丟給無辜的藤川醫生。「藤川醫生,這些文件…請您轉交給緋山醫生囉!」說完,不待藤川醫生回答,便迅速逃離現場。

 而藤川醫生只能無辜地看著生氣中的緋山,以及自己辦公桌上無緣無故多出的兩堆小山,對於自己莫名其妙增加的工作量,真的是感到欲哭無淚了!

 

 

 

 

 7.心傷

 和冴島的談天,讓白石原先鬱結的心情輕鬆了不少,然後再想想似乎到時間巡視病房了,於是便和冴島先後回到工作崗位上。

 白石剛剛巡視完病房,便在走廊的另一端看見了緋山的身影,於是保持笑容的上前和她打聲招呼,「緋山醫生!」由於現在是在公共場合,所以白石不叫美帆子而叫緋山醫生,其實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這個道理放在現在心裡有著莫名火的緋山美帆子來說,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緋山心想,昨晚才剛和她發生關係,今早還親熱地叫她美帆子的人,不過才經過幾個小時而已,現在已經要和她保持距離了嗎?緋山越想越氣,也絲毫忘了今早的她有多麼傷人,只是一昧地將怒火發洩至無辜的白石身上,所以她並沒有回應白石的問候,反而故做無視地朝白石身邊經過。

 而在緋山冷漠地走過白石身旁時,如果她細心一點,那麼她便能看到白石臉上的笑意,因為她的舉動而僵住,眼眸深處則瞬間染上名為哀痛的色彩。

 
 *   *   *   *   *


 如果那一天,緋山冷漠的反應,白石還可以找理由來安慰著自己,可是接連幾日,緋山不斷地躲避她的行逕,讓白石再也找不出任何藉口來說服自己說,其實…緋山並不討厭自己…嗎?
 
 一個人存心的漠視,會讓人覺得心寒,如果是愛戀至深之人的漠視,那就是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心傷,彷彿是有人拿著鈍刀,反覆切割著自己的心臟,卻又不給人一個痛快!
 
 對於緋山故意的漠視,白石這幾天也過得很壓抑,甚至還後悔著,如果那一晚她不是縱容自己內心潛藏已久的欲望,那麼她和緋山是不是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呢?
 
 就算緋山醫生在休息時間,有時總會說起她輪休時去參加聯誼的事,即使白石聽了心裡會不舒服,但她還是得保持臉上的笑容,並做出一個朋友該有的行為。即使有時會看到緋山醫生向她炫耀有男人在追她,或強迫著她聽著她過往無數輝煌的戀愛情史,就算白石心裡再怎麼難受,她卻不能抱怨半句。因為是她自己喜歡上緋山的,是她要暗戀著美帆子的,所以本該受此痛苦。一直以來,白石隱忍著這份喜歡的心情,可是她只是一個平凡人而已,又怎可能不會爆發呢?
 
 所以那一晚,明知緋山是酒醉糊塗,而她卻神智清醒,可是她就是壓抑不下內心深處那對美帆子的醜陋欲望,於是不顧一切,奪取了美帆子所有的美好…
 
 一晌貪歡,卻換來今天緋山這樣的對待,讓白石的心,無時無刻地糾結著。早知如此,那放縱自我的一夜,她絕不會這麼做。她寧可繼續痛苦地待在緋山身邊,也不要她現在這麼漠視她的存在。

 緋山美帆子,妳可知道妳的一舉一動都牽扯著白石惠的情緒,妳無心的動作,也可能會將她傷害至深。如果妳知道的話,妳會後悔嗎?

 「白石醫生,妳不是下班了,怎麼還不走?」打斷白石沉思的是藤川醫生,他今天值晚班,所以才好奇已經和他做完交接動作的白石,怎麼還在護理站不離開呢?

 白石聽著藤川醫生的聲音,坐在轉椅上抬頭對藤川說:「嗯…我等緋山醫生下班,藤川醫生你若有事就先去忙,不用管我。」

 「妳在等緋山醫生?!」藤川大驚小怪地看著白石,嘴裡喃喃地說:「今天是愚人節嗎?不是吧?」

 「白石醫生,妳是不是想捉弄我?我告訴妳,我才不會上當呢!」藤川自得意滿地道。

 「沒事我為什麼要耍你?」白石不解地問說。

 「妳…不會吧?難道妳真的不知道?可是不可能啊,妳不是和緋山醫生很要好嗎?」藤川對白石狀況外的反應感到不可思議之外,但還是繼續往下說:「妳該不會不知道,緋山醫生因為之前的醫療疏失的案子以及延畢一事,所以田所部長特別給她半個月的假期,讓她好好放輕鬆,然後再回來醫院工作。而緋山醫生的假期從今天開始生效,妳不曉得嗎?」

 聽到藤川的話,白石臉色一白 ,眼角餘光瞄到冴島的身影,想也沒想地便往冴島的方向看過去,果然見到冴島點頭的樣子,讓白石心裡莫名一沉。

 「喔…是啊,緋山醫生放假了,我怎麼忘了呢?」白石眼簾垂下,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還能說出這番話,她只覺得眼睛好刺痛,可是她不能讓人發現她難過的表情!

 想來真是可笑,全醫院的人都知道緋山醫生休假的事,卻只有她白石惠一人不曉得,緋山原來已經厭惡她到這種程度嗎?「藤川醫生,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白石不待藤川回答,便匆忙離開護理站。

 而白石狼狽離去的身影,卻被冴島看在眼底,心裡莫名地嘆息。

 

 

 

 

 8.多情應自苦

 白石從翔北醫院離開以後,便獨自一人來到瑪莉珍的店,想要藉由酒精的力量來麻痺自己內心不斷抽痛的苦悶。有些人總認為喝酒可以消愁解悶,卻不曉得有些愁思,單憑酒精根本不能化解開來,只會越喝越苦澀,到最後一杯杯黃酒下肚,已經不曉得喝得是酒還是愁?

 白石現在最希望自己忘記有關緋山的事情,這樣自己的心,才不會覺得那麼疼!可是越是如此,緋山的音容笑貌,就宛如魔咒一般,沒有半點模糊反而在腦海裡的影像越來越明顯,讓白石早已疼痛不已的心,又增添了幾分苦澀!

 她怎麼忘了呢?緋山美帆子的一切,早就被白石惠深深地刻在心版上,又怎會忘記呢?

 一思及此,白石驀然笑了,可是她臉上的笑容,卻笑得比哭還難看,讓人不忍看下去。

 而白石也不管別人的注目和反應,只是不斷地喝著酒,喝到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著,也無法吸引她的注意力。反而是和白石有點交情的恆夫,不忍白石這麼失意的樣子,便偷偷地替她接起手機,並交代來電者來她的店裡將酒醉的白石領回去。

 在恆夫通話的同時,白石只是微微撇了恆夫一眼,然後嘴角揚著自嘲的笑意,繼續喝著自己的酒。

 不知過了多久,瑪莉珍的店來了一撥又一撥的客人,交替輪迴,只有白石從開店一直待到快打烊,還是沒有想走的念頭。只是當白石這次伸手要拿起酒杯時,卻有一隻白晢柔軟的手覆蓋在她的手背上。

 「別喝了。」清冷的女聲,是如此的熟悉,引得白石轉過頭來看來人是誰?

 「…冴島小姐,妳怎麼來了?」

 「妳在醫院落下了些重要文件沒拿走,是有關妳後天手術的一些相關內容。聽說妳明天輪休,剛好我下班,於是便順便拿給妳,免得妳明天還要回醫院一趟。」冴島不顧白石嘟著嘴不滿的模樣,將酒杯挪到一旁,不打算讓白石醫生再喝下去。

 而白石伸手想拿回自己的酒杯,但在冴島狠狠的一記眼刀之下,又怯懦地收回手。「呵呵,那麼我還要謝謝冴島小姐了。」
 
 原來剛剛一直不斷打她手機的是冴島,白石突然後悔自己為什麼不關機呢?

 「妳的樣子,好像是覺得我多事了。」冴島沒有遺漏掉白石不滿的神情,於是語氣也為之一變。

 「沒!我怎麼會這麼覺得呢?」白石不斷地傻笑著,心裡卻有種莫名的心虛。

 冴島只是唇角泛著冷笑,卻令白石感到一股寒意,本來酒醉的她,也回復一些理智。

 「…冴島小姐,我…我…」白石支支吾吾個半天,還是沒把話說完全,而她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也令向來心硬如鐵的冴島,心軟了。

 「白石醫生,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吧。」冴島的話是肯定句,讓白石立刻乖乖地掏出錢包結帳,然後便跟著冴島的腳步離開。

 一路上,白石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頭低低的,所以也沒有看到恆夫在她身後揮著手帕,要她下次再光臨!

 「…白石醫生,為什麼想要喝酒?是因為酒很好喝嗎?」冴島突然停下腳步,並轉過身來詢問白石。

 「難喝死了!可是還是想喝酒,希望忘掉一些不開心的事!」

 「是嗎?」冴島喃喃地問道,接著在轉角看到一家便利商店,便對白石說:「妳在這兒等我。」

 「喔,好!」不問原因,白石只是呆呆地照著冴島的吩咐做。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見冴島提著一袋啤酒出來,然後交給白石,讓這身材較高大的人提著。「正好我明天是值夜班,今晚正好可以陪白石醫生大醉一場。」

 「…冴島小姐,也有不開心的事嗎?」

 冴島不語,只是輕點了下頭,代表了她的回答。

 於是白石的公寓,今晚來了一個同樣失意的客人。

 一個人的寂寞,會讓人覺得害怕,但是若有人作伴,無論力量再怎麼微小,還是會感到一些安慰吧?

 「…白石,妳喝酒是為了緋山醫生吧?」酒過三巡,冴島的問話也尖銳了起來。

 「是啊,那麼冴島小姐是為了悟史先生嗎?」

 「嗯,我想他,就算他已經不在我身邊了,但有時我還是會想他…」冴島笑看著白石的同時,眼角也落下淚來。「白石醫生呢?我想,妳一定很愛緋山醫生吧?」

 「是啊,我愛美帆子,可是愛了又如何?不過是個連告白也沒機會,就被人拒絕的可憐蟲罷了!」白石此刻躺在自家的木質地板上,喃喃地說著話。

 「緋山醫生不喜歡妳,是她的損失。」冴島也學白石,躺在地板上。

 「是嗎?那…喜歡我的人,也包括冴島小姐妳嗎?」

 「是啊,我覺得妳這個人挺好的。」冴島淡淡地說。

 「騙人!那為什麼從我實習開始,妳就對我特別的嚴格?!」

 「我想…我應該是羨慕妳吧!我和妳,同樣都出生自醫生家庭,我以前也像妳一樣,希望自己未來能成為一個好醫生,可是我辦不到,所以只能當護士。當我為自己的夢想破滅找好藉口時,妳卻出現在我面前,和我有同樣的背景,差不多的年齡,可是妳卻實現了妳的夢想,讓我很妒嫉妳,所以才會特別針對妳。」頓了一下,冴島才接著說:「還記得我說過,為了排解壓力,我需要有個人讓我欺負,而那個人就是妳。」

 「.....................」

 「而且...我發現欺負妳的時候,看到妳吃鱉的表情,真的好有趣,不知不覺就欺負妳上癮了!」冴島微側著頭,果然看到白石吃鱉的神情,心裡原先的愁悵,也消散不少。

 「…………………」有這麼一個以欺負她為樂的小護士,白石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

 而隨著這一夜的閒聊,白石和冴島之間的情誼,也漸漸地加溫....

 

 

 9.埋愛

 醫生,尤其是急救科醫生,是個需要高度專注力的行業,因為病人的生死掌控在醫生手中,只要醫生一不小心犯錯,可能會危害病患身體的健康甚至是性命,也不無可能。正因為這樣,所以那一晚不管白石因為緋山有多麼的難過,一進入醫院,便不得不暫時遺忘所有會影響心情的事情。

 白石如同以往,一來醫院就先去女子更衣室換上藍色制服,然後要將自己的鐵櫃關上之前,突然瞄到一條玻璃球狀的水晶項鍊,也是她曾經打算送給緋山的告白禮物。

 白石就這麼怔怔地看著項鍊出神,在看到透明水晶內嵌的火紅色玫瑰花,向來炯炯有神的雙眸,倏地目光一黯。緋山美帆子並不是屬於白石惠的玫瑰花,這個結論,讓白石的心又狠狠地糾了起來。

 白石在心底無聲地嘆息,然後在鐵櫃內的一角找到一個空的盒子,接著拿起那條水晶項鍊,無限眷戀地看了玻璃球內的紅色玫瑰花一眼,最後一鼓作氣地將項鍊裝入空盒之中,才將盒子闔上。

 在將項鍊鎖在盒子裡頭的時候,白石覺得內心深處的一角,也突然消失不見,她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將那缺失的一角找回來?

 淚水就這麼盈滿眼眶,白石空著的一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另一手將盒子塞在鐵櫃深處,然後立刻關上!

 做完這一連串動作的白石,猛然一回頭,卻發現冴島不知何時站在她的身後,目光夾帶著關切的意味,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瞧。「…白石,妳還好吧?」

 白石目光通紅地望著冴島,然後不問冴島的意願與否,便逕自上前緊緊地抱著她,「拜託,一下子就好,拜託妳讓我靠一下下,拜託妳…」

 冴島不語,只是原先垂放於兩側的手,也一手摟著白石的腰,另一手則輕拍白石的背,代表無聲的允許。

 或許是冴島的動作太溫柔,還是白石真的積累太多的委屈,淚水不斷地湧出,就這麼灑落在冴島的衣服上。

 而白石這麼失態的模樣,她和冴島倆人彷彿心有靈犀,都將這段插曲當成倆人之間共有的秘密,不再提起。

 時間,是個治癒傷痛的良方,日子一久,白石也開始對緋山曾無心傷害過她事情,沒有當初那麼的在意,只是偶爾還是會覺得胸口悶悶的,似乎有什麼東西被埋藏在自己的內心深處一樣。

 而日子就這麼看似平淡無奇的渡過,一轉眼半個月就過去了…

*    *    *    *    *

 半個月十五天的假期,緋山和家人一起去旅行,歡樂時光,轉瞬即逝。

 而今天是緋山銷假後的第一天上班的日子,所以特別地早到,在女子更衣室換好制服之後,先往門口的方向一瞧,發現沒有其他人出現,這才偷偷摸摸地從口袋裡取出一個手機吊飾。

 緋山看著手機吊飾上的飾品,是頭只有姆指般大小的白熊,那是緋山在北海道遊玩的戰利品之一!不知為何,緋山一看到這頭略帶著傻氣的白熊,就覺得牠長得好像某人,所以想也沒想就買了下來。

 緋山的眼睛,不自覺地笑彎了起來,眸光也比平日柔和許多,一切只因為她想起了某人。只是…緋山也突然想到,休假之前,幾乎所有的同事她都通知過自己要放假一事,卻獨獨地遺漏掉“她”,讓緋山即使在遊玩之中,心裡還是有種莫名的不安感存在。
 
 緋山承認自己對白石的態度過份了些,她在假期之中也對自己做了一番檢討,並決定等到回到翔北醫院,一定要好好和白石認錯才行!
 
 緋山握拳再握拳,甚至開始計畫要怎麼和白石道歉時,一道熟悉的女聲從她的身後傳來…
「緋山醫生?!」
 
 聽到有人出現在更衣室,緋山立刻又將手機吊飾放回口袋裡,然後才轉過身去看著來人,「白石醫生,早!」

 緋山就這麼站著看即使在假期之中,還是會莫名出現在腦海裡騷擾自己的人,凝視著她比普通女人多了股英氣的五官,比常人還要溫和的氣息,讓緋山的心跳沒來由地加快了!

 有多久沒看到白石了呢?光是聽到白石的聲音,就讓她這麼激動,只是看到白石的人,就令她有種想哭的衝動!而…這又是為什麼?沒記錯的話,不過才十五天沒見面而已,可是她為什麼覺得不只短短的十五天?

 「緋山醫生,放這麼長的假,應該很開心吧?該不會這半個月都跑去聯誼了吧?」白石背對著緋山換上自己的制服,態度落落大方,反而是緋山有些不好意思,彆扭地撇過頭去,但眼角的餘光卻不由自主地追尋著白石的背影…

 「緋山醫生?緋山醫生!」白石一連串地問題,始終沒有得到緋山的反應,於是便不斷地叫著她,「我問的問題,緋山醫生就這麼不想回答嗎?」

 白石的語氣越到後面越顯低落,令緋山回過神來之後,立刻反駁道,「對…對不起,我剛剛在發呆,沒有聽見妳說的話!」

 緋山話才剛說完,現場立刻陷入一片靜默,而背對著緋山的白石卻突然輕輕地嘆息了一聲,卻惹得緋山心裡莫名一緊!

 當緋山想追問白石她嘆氣的原因時,更衣室又進來了第三個人。

 「早安。」說話的人是冴島,她走進更衣室之後才看到緋山,「緋山醫生,早。」

 「冴島護士,早。」緋山有禮貌的應對自己的同事,也是在工作上的好幫手,飛行護士冴島遙。

 「早安,遙。」白石此刻才轉過身去,笑著對剛進來的冴島說:「妳今天好像比平常晚一些,該不會是睡過頭吧?」

 「惠,如果妳太閒的話,我不介意將我桌上那堆病歷表分一半給妳。」冴島冷冷地道。

 白石乾笑了一聲,然後才說:「遙,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去巡視病房囉!」

 在經過緋山旁邊時,白石也揚起笑容對緋山說:「緋山醫生,等會兒見了!」

 「嗯。」緋山輕點了下頭,然後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白石什麼時候和冴島那麼好了?而且…之前私底下總是喜歡叫她美帆子的白石惠,為什麼現在卻改成緋山醫生?

 

 

 

 10.誤解

緋山心裡的疑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她去思索,一踏出更衣室的門口,便投入忙碌的工作,於是一下子便將早晨的問題給拋諸於腦後,口袋裡也一直放著未送出去的禮物。

 忙了一整個早上,緋山總算有時間回到醫護站休息,但看到自己桌上一疊待處理的病歷表,輕嘆了一口氣,還是乖乖地坐下來,繼續工作。

 緋山在抄寫病歷的同時,忍不住想著說,如果現在有一杯咖啡可以讓她提神就好了!

 緋山撇撇嘴,可以任她使喚的藤川醫生不在,而那個比她還忙的傲慢醫生,更不用指望了,難道只能靠自己嗎?

 正當緋山寫完手上這一份川田正太的病歷表時,眼角餘光剛好瞄到有個熟悉的人影,正端著兩杯咖啡朝她的方向走來!

 緋山看著那人高恌的身影,唇角不自覺地上揚了些許幅度,心裡頭則暗自竊喜,她才想著要喝咖啡提神而已,某人彷彿知道她的心意,自動自發地拿著咖啡前來。

 緋山很開心,覺得今早的忙碌以及內心裡的煩躁,都因為眼前的人而被瞬間蒸發掉!只是…緋山才剛要伸手拿咖啡時,那人卻直接越過她的辦公桌,不做停留!

 緋山怔怔地轉過頭去,只見那人也就是白石惠,手上端著的咖啡,原來是要給在她身後也忙著冴島護士!

 「遙,休息一下,喝杯咖啡休息吧!」白石一如平常的溫柔笑容,只是對象不再是她緋山美帆子而是冴島遙!

 「謝謝。」冴島毫不客氣地將咖啡接過手,顯示出倆人的交情不凡。

 白石什麼時候和冴島那麼好了?這是緋山今早的疑問,她以為是自己想太多了,原來卻是真的!什麼時候白石惠這個醫書宅女和冴島的交情那麼好了?甚至在工作場合裡,白石毫不避嫌地直呼冴島護士為〝遙〞,這個事實,讓緋山忍不住用力握著手上的原子筆。

 明明…在翔北醫院,她和白石的關係最好,什麼時候白石和冴島之間的交情,已經勝過了她們了呢?不知為何,緋山對這件事很在意,就像是學生時代被好朋友出賣的感覺一樣,但是又多了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委屈和心酸…

 「緋山醫生,妳今天下班之後,有沒有空呢?」說話的人是藤川醫生,也是全醫院之中最不會挑時間說話的人,所以常常成為別人砲灰的可憐蟲。

 「沒空!」緋山突如其來的怒火,彷彿找到可以宣洩的出口,而那個倒霉鬼便是藤川醫生。

 「那…明天─」

 「沒空!」緋山像朵張了刺的玫瑰一樣,見人就扎!「藤川醫生,你有空找別人約會的話,還不如好好增進自己的醫術。明天巡視病房的時候,我可不希望我這個實習醫生還要幫你這個正式的直昇機醫生做些善後工作!」說完,緋山就站了起來,狠狠地推開擋路的藤川,氣匆匆地離開現場。

 只留下無辜的藤川醫生,用手指著自己,可憐兮兮的說:「我那裡又得罪緋山了?」他也才開口說了幾句而已,這樣也惹緋山生氣,他還真倒楣呢!

 而緋山的突然離去,白石和冴島倆人也是各有各的想法。白石看著手上剩的那杯咖啡,其實是要拿給緋山的,因為今天上午她一直留意到緋山醫生似乎有些精神不振,所以特別買咖啡想讓她提神。可是白石也想到,如今以她和緋山之間那種尷尬的關係,她怕做出些什麼事來讓緋山誤會,那可就不太好了。所以白石決定咖啡買兩杯,就連給人的順序也先後隔離,就怕讓緋山誤解。

 只可惜任憑白石的計畫有多麼的周詳,她手上的咖啡始終未能送到緋山的手上,就和她對緋山的感情一樣,未能說出口便被扼殺在搖籃裡,看來她白石惠還真是失敗。
 
 而相較於白石心情的低落,冴島則低頭輕抿了咖啡一口,望著緋山離去的方向,久久未回過神來。

*   *   *   *   *

 緋山今天不值夜班,所以時間到了,便去女子更衣室換下自己的制服。

 只是緋山剛踏出醫院門口,便遇到了剛在外面送走病人,正要進入醫院裡的白石。

 「緋山醫生,下班了嗎?」

 緋山因為意外地看到白石的身影,所以先是呆愣了三秒之後,才回說:「嗯,正要回家呢!」

 白石臉上的笑容,笑得更為溫柔,「那麼…明天見囉!」

 「嗯。」緋山輕點了下頭,然後邁開步伐離去。

 而白石則站在原處,看著緋山逐漸遠離的身影。那是她愛的人,她最鍾愛的一朵玫瑰,只可惜緋山美帆子永遠不可能屬於她的,所以白石惠別在作夢了!

 夢醒了,便該面對現實。白石惠臉上突然揚起了自嘲的笑意,然後再看了緋山的背影一眼後,才轉身進入醫院。

 而那時候的白石惠絕對沒想到,她轉身要進入醫院的同時,緋山卻突然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看著她。只是緋山卻錯過了白石回頭的畫面,只看到了白石毫無眷戀的背影,不知為何,心裡突然有種莫名地疼意。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ate4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