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不會忘記,緋山曾批評過她,喜歡假裝善良關心病患,實際上卻是個只要病人不順著自己的意,就渾身不爽的傲慢醫生,根本就和白色巨塔裡的財前醫生一樣!關於這點,白石不知要怎麼反駁,因為身為一名醫生,尤其是急救醫生,利用從不間斷的手術來增進自己的醫術,似乎是稀鬆平常之事,但也因為如此,所以也表示醫生通常對人體的構造,比一般人認識更深。

 白石著迷地看著身下白晢完美的身體,眼眸深處的欲望,又增添了些許瘋狂!她從未想過向來只拿著手術刀的雙手,還有別種用途。在看著緋山在她指間的撫摸下,身體也泛起一些動情的反應,讓她忍不住低下頭,繼續以虔誠膜拜的態度,將吻落在緋山的身體上。

 「…白石…」隨著白石的吻,越來越往下方,讓緋山覺得似乎有個蟄伏在她身體深處的猛獸,即將破閘而出,而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令緋山有些不安。

 而白石彷彿察覺到緋山不安的原因,於是稍微停下手上的工作說:「美帆子,別害怕,交給我,一切都有我…」

 白石的話,彷彿挾帶著一種魔力,或者應該說,白石惠這個人,對緋山美帆子而言,本身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所以她才會這麼容易相信白石,她相信白石不會傷害她的,是吧?

 白石沒有遺漏掉緋山臉上放鬆的神情,於是壞心地笑了起來,繼續未完成的動作,像個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在緋山的身體上,四處探索她的敏感地帶,並留下屬於自己的記號,代表緋山美帆子是屬於她白石惠的!

 而緋山隨著白石帶著魔力的手指挑起的情欲,彷彿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一樣,差點將她淹沒在其中,最後白石趁自己毫無防備的時候,指尖在她最柔嫩之處穿透那層薄膜時,還是令緋山忍不住皺起眉來。

 白石見緋山難受的表情,更是連動也不敢動,「很疼嗎?」

 聽著白石直白的問話,緋山臉頰上瞬間染起一抹緋紅,然後報復性地咬了白石的肩一口之後,才悶悶地回說:「…還好,還可以忍受…」

 白石絲毫不在意肩上多出的一圈牙印,只是壞笑地說:「那我就繼續囉!」語畢,白石開始手上的動作,和緋山一起研究這自古以來,最動人的合奏曲。

 靡爛的氣息,以及不知是誰的嬌喘聲,充斥著這整個空間,彷彿是種催化劑一樣,讓白石和緋山,全心投入。

 最後,敵不過體力良好的白石醫生,向來彆扭又傲嬌的緋山醫生,終於在這種甜蜜的折磨中,迎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而身為始作俑者的白石惠,也得償所願,看到緋山美帆子這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在她的身下徹底地綻放。

 而在這場雲雨過後,緋山早就昏睡過去,所以白石只好認命地抱起緋山往浴室走去。

 簡單地替倆人清理完畢,白石將緋山抱上床舖,而她自己才剛躺下,緋山便無知覺地翻了個身,然後縮在白石溫暖的懷抱裡,繼續睡覺。

 白石對緋山的動作,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但心裡頭卻覺得甜蜜,於是輕輕地吻著緋山光潔的額頭。「晚安,美帆子。」

 過沒多久,白石也敵不過睡意,眼皮慢慢闔上。而在睡夢之中,白石彷彿夢見了她和美帆子幸福的未來,讓熟睡中的她,嘴角也微微彎起。

 只是這時的白石,卻忽略了一件事,玫瑰雖然豔麗芬芳,讓人忍不住想去摘取,卻忘了玫瑰身上有刺,當人們喜歡上嬌艷的玫瑰時,可曾想過自己也會因玫瑰的刺而受傷流血?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ate4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